• <input id="cikgg"><code id="cikgg"></code></input>
  • <td id="cikgg"></td>
  • 寧德時代再拋定增方案,對不差錢的再融資應說“不”

    時間:2021年08月18日 08:49:02 中財網
      8月12日晚,寧德時代拋出了定增預案。根據該預案,寧德時代擬向不超過35名特定對象定增不超過本次發行前公司總股本的10%(即不超過2.33億股)股份,募集資金總額不超過582億元,投資于7個項目。寧德時代并不差錢,但卻拋出定增規模A股史上前五的方案。個人以為,對于不差錢的上市公司,應對其巨額再融資說“不”。

      不僅是創業板,寧德時代也堪稱A股市場的“明星”股票。寧德時代總市值已突破萬億大關,為創業板“一哥”、深市“一哥”,在整個滬深股市中位居第五。自2019年以來,其股價漲勢如虹,并不斷創出新高,股價表現絲毫不比貴州茅臺差。像貴州茅臺已經低下高昂的頭,而寧德時代股價仍在創新高的路上。就在寧德時代拋出定增方案后,多家券商紛紛發布研報。比如中金公司發布研報上調寧德時代2022、2023年盈利預測,給予目標價653元。中信證券研報維持目標股價754元,相對于目前的股價,仍有50%的上漲空間。而754元的目標價,僅僅排在貴州茅臺石頭科技之后,也凸顯出券商對于寧德時代股價的看好程度。

      去年7月份,寧德時代曾實施過近200億元的定增再融資,其時遭到30多家機構投資者的大肆追捧,最終只有9家笑到最后。當時其定增價格為161元,如果持有至現在,顯然已賺得盆滿缽滿。此次582億元的巨額定增是否會重演去年的故事,我們不妨拭目以待。不過,寧德時代去年融資的近200億元資金,截至6月30日,仍然有68億元尚未使用。

      除了募集資金沒有使用完外,寧德時代并不差錢。定期報告顯示,截至2020年末,寧德時代帳面貨幣資金高達684億元。今年一季報顯示,其賬面貨幣資金又上升至716.77億元。

      寧德時代帳面有數百億元的貨幣資金,與其產品暢銷關系密切。事實上,寧德時代此次再融資本身就值得商榷。一方面,在去年募投項目資金沒有使用完畢的情形下,再次啟動再融資,并且是巨額再融資,市場其實是有質疑聲音的。一般來講,上市公司啟動再融資,往往是在前次募集資金已使用完成的情形下才開始的。在此前的募投項目還沒有產生效益,甚至還沒有完成投資的情形下,再次啟動再融資,容易引發市場的質疑與詬病。

      另一方面,寧德時代帳面擁有數百億的貨幣資金,完全可覆蓋其此次再融資相關項目的資金投入。但是,上市公司在不差錢的背景下,卻要啟動巨額再融資,既會對市場資金面產生影響,也會擴大了股本。一旦其業績增速跟不上股本擴張速度,那么其每股收益會被攤薄,其投資價值無形中會打折,也會影響到股東的利益。

      此外,雖然在再融資預案中,寧德時代描繪了募投項目的美好前景。但是,由于其預測的項目回報期長達六七年,其中的不確定性非常大。比如若研發項目啟動后的進度及效果未達預期,或者研發的新技術、產品不具備商業價值,可能導致前期的各項成本投入無法收回。如果未來產業政策、市場環境等因素發生變化,或者公司自身市場開拓措施沒有得到較好的執行,都可能對募投項目的順利實施和預期收益造成不利影響。顯然,這些都是不可忽視的重要因素,更何況其募投項目投入巨大,會造成市場資源的極大浪費。

      融資、資產定價、優化資源配置是資本市場的三大功能。對于資本市場而言,融資功能的正常發揮,將有助于支持實體經濟的發展,但是,融資功能的發揮,其實也會有“度”的問題。融資功能的過度發揮,并不利于資本市場。對于寧德時代而言,其此次巨額募資,由于存在眾多方面的問題,顯然是值得商榷的??陀^上講,在此前募資沒有使用完成的背景下,在帳面上貨幣資金達數百億元的情形下,該上市公司其實并不應急于啟動再融資。此次其啟動巨額再融資,個人以為,已經超越了一定“度”。

      個人以為,上市公司再融資無可厚非,而對于不差錢的上市公司再融資,特別是像寧德時代這樣的巨額再融資,監管部門理應說“不”。否則,其模式有可能在市場上被復制,并對市場資金面,投資者信心等多方面產生沖擊。
    各版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