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cikgg"><code id="cikgg"></code></input>
  • <td id="cikgg"></td>
  • 寧德時代定增凸現A股再融資制度的圈錢屬性

    時間:2021年08月18日 08:50:23 中財網
      最近,寧德時代的定增受到市場的廣泛關注。該公司擬向不超過35名特定對象募集不超582億元資金,投向鋰電池領域、鈉離子領域、儲能項目及補充流動資金,成為A股史上最大的民企定增融資。

      定增募資582億元,這對于A股市場來說,無異于是獅子大開口。這一募資金額比近日中國電信IPO的募資還高出了41億元。近日中國電信IPO在行使超額配售權的情況下,中國電信的最高募資可達541億元,其募資金額在整個A股市場IPO中位居第5位,同時這也是近10年來A股市場最大的IPO募資。然而,寧德時代一開口,募資規模就要達到582億元,硬是把中國電信也踩在了腳下。

      寧德時代之所以敢于獅子大開口,向市場募資582億元的巨資,這顯然是有底氣的。畢竟寧德時代新能源的標桿企業,是全球領先的鋰電子電池提供商,不僅在國內占據著龍頭老大的位置,而且在國際市場同樣處于領先的地位。而目前,新能源與鋰電池正處于市場的風口,寧德時代的股價近兩年也一直都受到市場的炒作,不久前股價最高達到了582.20元。

      而從寧德時代此次募資的投向來看,又是市場的風口。寧德時代公告顯示,在582億巨額募資中,93億元用于補充流動資金,70億元用于技術研發,其余419億資金均被用于擴大產能。其中,有354億元資金投向福鼎時代鋰離子電池生產基地項目、廣東瑞慶時代鋰離子電池生產項目一期等鋰電項目,還有65億元被用于江蘇時代動力及儲能鋰離子電池研發與生產項目(四期)。在國內外各家鋰電池廠都在籌資擴建,爭取更多市場份額的情況下,面對激烈的競爭,寧德時代擴大產能顯然是很有必要的。此舉確實有利于穩固寧德時代在行業的領先地位,是適應市場競爭的一種需要。

      實際上,也正是基于寧德時代募資的投向,因此,一些券商也是紛紛看好寧德時代未來的發展,進一步唱多寧德時代的股價。如中金公司上調寧德時代2022、2023年盈利預測,給予目標價653元。而中信證券研報指出,寧德時代公告擬定增募資不超過582億元用于動力與儲能電池產能建設,并繼續投入先進技術研發,加深自身護城河,夯實其在動力電池和儲能電池的全球領先地位。維持目標價754元/股。

      正是因為市場追捧的緣故,所以,對于這次巨額募資,寧德時代也是相當有底氣。公司方面表示,定增是公司整體的長期戰略規劃,需要有一部分資金匹配。按監管規定,定增最高可以到30%,而此次582億按市值計算占比不到6%。公司還稱,此次定增面向不超過35名特定對象,并不存在大家認為的會對市場造成沖擊。公司的言外之意是,582億的募資并不算多,而且也不會對市場造成沖擊。

      582億的募資算不算多,這一點相信市場自有公論。但會不會對市場造成沖擊,這需要時間來作出判斷。因為這種沖擊,一方面可以是對寧德時代自身的股價形成沖擊,并且這種沖擊,并不能只看當下,還要看未來的影響。而另一方面則是對市場的沖擊。畢竟582億的募資終歸是來自市場,最終也需要市場來買單。寧德時代將這582億元的資金募走了,股市也就少了這582億元的資金。這也意味著市場資金的流失。而市場資金的流失,必然會削弱股市上漲的動力,股市因此而上漲乏力,甚至出現重心下移的回調走勢,這都是有可能的。比如8月17日,A股大跌,這也不能說完全就與寧德時代的巨額融資無關。

      當然,不論寧德時代的巨額募資是否會對市場造成沖擊,寧德時代的定增是合規的,這是不可否認的。所以,盡管有投資者對寧德時代的定增充滿了非議,但寧德時代的定增是符合當前的制度規定的。也正因如此,寧德時代定增凸現了A股市場再融資制度的圈錢屬性?! ?
      其一,就是市場炒高股價,上市公司來高價融資,再融資成了上市公司割投資者韭菜的一種方式。從市場的角度來說,似乎很無奈。但從公司的角度來說,卻是天經地義。既然能高價融資,上市公司自然不會錯過機會。畢竟高價融資更符合上市公司的利益,更符合控股股東等重要股東的利益。因此,上市公司能高價融資自然不會低價融資。這也是圈錢最大化的一種表現。

      其二,就是有錢也要融資。這也是寧德時代定增受到市場非議的地方。寧德時代并不是一個缺錢的主,一季報顯示,寧德時代賬面的貨幣資金高達716.77億元。有著如此的巨資在手,寧德時代仍然募資582億元,而且其中的93億元用于補充流動資金,這實在是令人匪夷所思。投資者只能認為,這股市的錢太好圈了,而且不圈白不圈,圈了不白圈。畢竟去年該公司就從市場上募集了近200億的資金,如今上次的募資還未用完,現在又向股市獅子大開口,公司明顯是把股市當成了自家的提款機。

      其三,就是重融資輕回報。重融資輕回報,這是A股市場的一個頑疾,這一條也明顯體現在了寧德時代的身上。該公司自2018年6月A股上市以來,累計現金分紅僅為13.57億元,分紅率為8.76%。而累計募資金額則超過千億(包含本次定增等),這意味著該公司在資本市場上的融資規模是分紅金額的70倍以上。寧德時代成了上市公司重融資輕回報的代表性公司。
    各版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