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cikgg"><code id="cikgg"></code></input>
  • <td id="cikgg"></td>
  • 鈕文新:美聯儲不會在此時收緊貨幣

    時間:2021年08月18日 14:47:39 中財網
      美聯儲的隔夜回購操作規模已經超過1萬億美元,創出歷史新高。很顯然,美聯儲的回購操作是錢從市場回到美聯儲賬戶的過程,也就是貨幣回籠的過程。也正因如此,國內一些專家、學者開始大喊美聯儲已經開始收緊流動性,甚至把用它來佐證自己關于“美聯儲必須關注通脹而緊縮貨幣”的觀點。但當真如此?其實,這至少是個誤解。

      事情發生在北京時間2021年6月17日凌晨。這天,美聯儲突然發布聲明,將超額準備金利率(IOER)從0.1%調整至0.15%;同時將隔夜逆回購利率由0%調整至0.05%。兩項利率調整,自當地時間6月17日開始生效。正是從那天起,美聯儲隔夜回購規模逐級放大,從最初的3000多億美元,一路上升至現在超過1萬億美元。

      這是回籠貨幣?是,也不是。說是,那是因為市場上的錢確實每天有1萬億美元回到央行賬戶;說不是,那是因為這只是隔夜操作。

      隔夜操作怎么了?隔夜操作不影響市場流動性。一般而言,金融機構的隔夜操作只是為了“扎平當日頭寸”,是一種做賬的工具,而不會影響金融機構或市場的流動性。比如,中國上交所、深交所都有國債逆回購隔夜操作,一般情況下,A股市場收盤之后,投資者可以通過國債隔夜逆回購操作將閑置資金拆借給需要錢的人,而這筆錢將在次日股市開盤之前就會回到投資者賬戶,不會影響投資者股票買賣所需流動性,也不影響股票市場的整體流動性。

      所以,盡管美聯儲隔夜回購操作的數量很大,而未來有可能繼續增長,但這個過程并不影響美國金融市場的流動性。相反,大量資金在追逐0.05%的年化收益,從一個側面證明了美國金融市場流動性巨大,隔夜閑置資金數量巨大,存放美聯儲盡管聊勝于無,但總比沒有收益要好。這就解釋了為什么美聯儲提高隔夜回購5個基點,隔夜回購交易量則大幅增長。

      既然對市場流動性沒有影響,那為什么美聯儲還要提高利率吸引隔夜資金回到美聯儲賬戶?壓低貨幣乘數。實際上,2008年之后,美聯儲已經改革貨幣政策方式,從單一利率調節轉向“低利率+量寬+扭曲操作+宏觀審慎”的所謂“現代貨幣制度”。其目的就是:第一,用大量的基礎貨幣發行,取代商業金融機構創造貨幣;第二,用基礎貨幣資本化大幅提升金融市場長期資本和股權投資偏好,從而降低商業債務杠桿。

      在此背景下,美聯儲需要放大商業金融機構的超額儲備規模,而這當然包括了隔夜回購規模。但我們必須明確:法定儲備和超額儲備性質迥異,前者是被央行鎖定的、商業金融機構的流動性,而后者則完全屬于商業金融機構的流動性。換句話說,法定儲備越高,市場流動性越??;但超儲規模越大,說明市場流動性越大,且超儲的增加和減少,一般不影響市場流動性。

      所以,國內有些人把美聯儲超儲比率和中國法定存準率“同等看待”,認為美聯儲超儲率是8%左右,國內法定存準率也是8%左右,所以中國法定存準率適宜。這樣的觀點實在不可理解,完全混淆了法定儲備和超額儲備的基本性能。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混淆?一個重要原因是:國內有一大批人期待美聯儲盡快收縮貨幣。一來,證明自己依據傳統貨幣理論提出的通脹擔憂,是正確的;二來,誘導中國央行收緊貨幣,人民幣升值。

      但我們可以負責任地說:現在,無論是美國還是中國,緊縮貨幣是嚴重錯誤。因為,當前的物價上漲是疫情打亂市場供求平衡的結果,而不是經濟過熱、工資增長導致消費品供不應求的所致。相反,現在整體經濟需求疲弱,疫情緩和也并未出現GDP的超常反彈,反而現實經濟下行壓力巨大。所以,當下基本經濟狀況是“滯脹”,而不是簡單地“通脹”。如果采用緊縮貨幣壓制物價,那無異于經濟自殺。

      從這個角度看,我們或許會更加深入地領悟中國央行最近的行為:不僅沒有采用緊縮貨幣的方式,反而通過“降準”去壓低貨幣市場利率和信貸市場利率,這實際是說:應對可能發生的“滯脹”,保經濟增長、保充分就業才是貨幣政策的最佳選項。
    各版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