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cikgg"><code id="cikgg"></code></input>
  • <td id="cikgg"></td>
  • 防止次生風險、重大金融風險防范化解 重磅定調來了

    時間:2021年08月19日 07:34:21 中財網
      防止次生風險 重大金融風險防范化解 重磅定調來了
      [ 此次會議提出,“防止在處置其他領域風險過程中引發次生金融風險”。在業內專家看來,這意味著,在處置其他領域風險過程中要講究策略、把握節奏,避免對市場造成沖擊,引發連鎖反應。 ]
      中央對做好重大金融風險防范化解工作的最新定調,備受市場關注。

      8月17日,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指出,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風險攻堅戰取得重要階段性成果,守住了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有力維護了國家經濟金融穩定和人民財產安全。會議強調,確保經濟金融大局穩定,意義十分重大。要堅持底線思維,增強系統觀念,遵循市場化法治化原則,統籌做好重大金融風險防范化解工作。

      值得關注的是,會議同時提出,“以經濟高質量發展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防止在處置其他領域風險過程中引發次生金融風險”。

      在業內人士看來,系統性重大金融風險內涵很廣,包括控制宏觀杠桿率過快上升勢頭、處置高風險金融機構、應對企業債務風險、全面治理互聯網金融和非法集資等多個方面。

      業內專家分析認為,雖然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三年期限已到,但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風險工作仍是當前及后續較長時期的戰略事項,要繼續做好這一工作。

      防風險兼顧經濟增長
      上述會議表示,要夯實金融穩定的基礎,處理好穩增長和防風險的關系,鞏固經濟恢復向好勢頭,以經濟高質量發展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防止在處置其他領域風險過程中引發次生金融風險。

      這意味著,繼續做好重大金融風險防范化解工作要在發展中解決問題,對風險控制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今年3月,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保持宏觀杠桿率基本穩定,政府杠桿率要有所降低”;中共中央政治局7月30日召開會議指出,要防范化解重點領域風險,落實地方黨政主要領導負責的財政金融風險處置機制,完善企業境外上市監管制度。

      植信投資首席經濟學家兼研究院院長連平認為,在過往粗放型發展條件下,部分企業盲目舉債、盲目擴張;一些金融機構則盲目放貸,資產持續擴張過程中風險趨于惡化,很多問題都是在粗放型發展中醞釀形成的。而提倡高質量發展意味著,如果企業可以謹慎舉債、穩健經營,金融機構在符合監管要求下管控好資產負債,信用風險等會被很大程度上控制住,要形成系統性金融風險就會非常困難。例如,德國很多年沒有發生過典型的金融危機,就是因為把企業運行、金融系統運行都置于規范化、精細化、高標準的環境下。

      在連平看來,“以經濟高質量發展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這一新提法是從更深層次考慮如何控制風險。從長遠看,高質量發展是有效防控系統性金融風險最根本的舉措。

      中信證券研究所副所長明明對第一財經表示,相比較過往對于防風險的基調,這次會議表述的核心在于,不單要防風險,同時要兼顧經濟增長。未來監管重心將向穩增長傾斜,同時在風險和增長方面尋求平衡。

      關注次生金融風險
      2019年5月,包商銀行被接管時,曾出現中小金融機構尤其是非銀機構流動性狀況問題。2020年初,在全國銀行業保險業監督管理工作會議上,銀保監會稱,“防止發生處置風險的風險”。

      而此次會議提出,“防止在處置其他領域風險過程中引發次生金融風險”。在業內專家看來,這意味著,在處置其他領域風險過程中要講究策略、把握節奏,避免對市場造成沖擊,引發連鎖反應。

      去年以來,受“三條紅線”監管新規等因素影響,個別房企新增融資不暢,面臨資金緊張的危機。

      “客觀而言,今年為了控制地方政府債務問題和地產調控,諸多融資渠道明顯收緊,引發了個別區域風險和地產企業的違約,而近期風險也有擴散跡象,甚至牽連到我國經濟的穩定?!泵髅髡J為。

      連平指出,防止在處置其他領域風險過程中引發次生金融風險,更多是對監管的要求。要求監管部門處置某些領域風險,“精準拆彈”的同時,也需要管控好連鎖反應形成的風險,要采取合理適當的舉措。

      “比如,個別房企出現問題,在金融機構又有很多融資,如果問題處理不好,金融機構會被拖累,很可能會帶來次生風險?!边B平說。

      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風險
      仍是當前重要事項

      當前,國內外經濟金融形勢正在發生深刻變化,存在諸多不確定因素。雖然三年期限已到,但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風險工作仍是當前及后續較長時期的戰略事項。

      市場分析認為,上述會議對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風險攻堅戰的定性為“取得階段性成果”,表明中央對過去的成果是認可的,也說明攻堅戰任務還沒有完成,后面應更注重從體制機制上解決。

      在2021年年中工作座談會上,銀保監會強調,要按照“一行一策”“一地一策”原則,加快高風險機構處置。加大對違法違規股東懲處力度。積極應對不良資產集中反彈。嚴防高風險影子銀行死灰復燃。嚴格執行“三線四檔”和房地產貸款集中度要求,防止銀行保險資金繞道違規流入房地產市場。深入整治保險市場亂象。依法規范互聯網平臺金融業務。研究遏制非法金融活動的長效機制,推動防范和處置非法集資條例落地實施。

      央行也在年中工作會上指出,密切監測、排查重點領域風險點。落實重大金融風險問責、金融風險通報等制度。強化地方黨政風險處置屬地責任。推動做好重點省份高風險機構數量壓降工作。

      明明分析,處理既有風險事件將成為下階段的工作重心,要保障經濟高質量可持續發展,同時對過去市場擔心的某些違約事件發酵影響資金向實體傳導,尤其需要關注應對措施過量而產生的次生風險,堅決杜絕由于個別案例所引發的風險傳染,杜絕系統性風險對經濟的傷害。
    .杜.川  .第.一.財.經
    各版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