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cikgg"><code id="cikgg"></code></input>
  • <td id="cikgg"></td>
  • 寧德時代定增582億元A股再融資需要告別圈錢時代

    時間:2021年08月19日 08:43:05 中財網
      近日,寧德時代的定增在市場上倍受爭議。該公司擬定增582億元,創下A股歷史上最大的民企定增募資新紀錄。更加重要的是,在寧德時代巨額再融資的背后,該公司并不缺錢,一季報顯示,寧德時代賬面的貨幣資金高達716.77億元,全面覆蓋該公司對募資的需求。如此一來,寧德時代定增的必要性就值得懷疑了。該公司定增無非是把股市當成了提款機而已:股市的錢不拿白不拿。

      作為鋰電池行業的龍頭企業,在國內外同類企業積極擴大產能,加劇市場競爭的背景下,寧德時代擴大產能是很有必要的。所以在寧德時代的定增募資中,有419億資金均被用于擴大產能。其中,有354億元資金投向福鼎時代鋰離子電池生產基地項目、廣東瑞慶時代鋰離子電池生產項目一期等鋰電項目,還有65億元被用于江蘇時代動力及儲能鋰離子電池研發與生產項目(四期)。寧德時代擴大產能是無可厚非的,這是鞏固其行業領先地位的需要。

      但寧德時代擴大產能根本就沒有必要進行定增。一季末,寧德時代的貨幣資金多達716.77億元,安排出419億元資金來擴大產能是完全可能的。在自身并不缺錢的情況下,為什么還要定增582億元呢?很顯然,寧德時代是鉆了A股市場再融資制度并不完善的空子。因為一直以來,A股市場都是一個重融資輕投資的市場,為了支持上市公司再融資,因此,在再融資制度方面,有意人為地留下了許多的漏洞,就是供上市公司來利用的。而這一次再融資政策的漏洞顯然是被寧德時代利用了。比如,寧德時代不缺錢也要進行巨額定增,這就是再融資制度的重大漏洞之所在。但這樣的再融資行為顯然是對股市資源的一種浪費。

      寧德時代的定增凸現的是A股再融資制度的圈錢屬性。實際上到目前為此,A股再融資制度打下了深深的圈錢烙印。再融資制度留下諸多的漏洞以及不合理的地方,為的就是支持上市公司多融資,多圈錢。股市也因此變成了一些上市公司的提款機。不論是否必要,一些上市公司有事沒事都到股市里來提錢。而這樣的再融資制度顯然是不利于股市的健康發展的,同時也是不利于保護投資者利益的。因此,要讓股市健康發展,要體現《證券法》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的精神,上市公司再融資制度有必要予以修改完善,讓上市公司再融資制度告別圈錢時代。

      那么,如何讓上市公司再融資制度告別圈錢時代呢?個人以為,要做到這一點,至少需要從這樣幾個方面。

      首先,對于不差錢的公司不得再融資。上市公司之所以需要進行再融資,是因為公司沒有錢進行投入了,所以才向投資者伸手要錢。但現在一些上市公司的再融資,本身卻不缺錢,像寧德時代,賬面上躺著716.77億元的資金,卻向投資者要582億元的資金,這樣的再融資顯然是把股市當成了自己的提款機,是對股市資源的一種浪費。類似的情況還有一些上市公司將大量的資金用于投資理財,但仍然還向投資者伸手要錢。對于這些不差錢的上市公司,一律不準進行再融資。

      其次,把再融資金額與上市公司的現金分紅(包括回購股份予以注銷的回購款金額)結合起來。因為目前的再融資制度扎根于重視融資輕視投資的土壤,所以在再融資制度中并沒有實質性地考量上市公司給予投資者的回報問題,而是怎么有利于融資就怎么來。要讓股市健康發展,讓上市公司也重視回報投資者,因此,有必要把再融資與投資者回報結合起來。比如規定上市公司再融資金額不得超過前次融資以來,上市公司給予投資者現金分紅總額的5倍。如此一來,上市公司只有多回報投資者,才能在再融資的時候多融資。

      此外,對于問題公司再融資可采取限制措施。比如,業績虧損公司再融資,長期不分紅的“鐵公雞”公司再融資,需要進行一定的限制。如在定增額度方面可以減半,比如目前上市公司定增額度的上限是上市公司股權的30%,但對于業績虧損公司及鐵公雞公司,定增上限可減少到15%。而更重要的是,這類問題公司的再融資,其股份的鎖定期延長,可規定為鎖定期不低于3年,控股股東參與定增,鎖定期延長到5年。以此倒逼投資者謹慎參與問題公司的再融資。當然,對于控股股東及其關聯方長期占用公司巨額資金的上市公司,則要嚴禁其再融資。
    各版頭條